青铜门里的蓝蘑菇

霜原沧海03

佛系更文,真的好难写啊。

依旧预警:脑残酸狗血小白中二,ooc严重,写不出笙鹅的出尘。下面是前两章的链接,感兴趣的大家可以点进去看一下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http://940713hx.lofter.com/post/1d6970e4_12086f0b

http://940713hx.lofter.com/post/1d6970e4_1209d505

正文 


大端未平元年冬,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的各路勤王大军终于汇聚在了天启城外。但是,或许是因为对天启城防不甚了解,或许是被穆如铁骑的余威所慑,或许仅仅是不想被别人坐收渔利。各路诸侯不约而同的按兵不动,纷纷在天启城外扎营,虎视眈眈的包围着这座庄严肃穆的百年帝都。


几日之后,一些小的诸侯有些按捺不住,开始试探性的出兵,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叫嚣,那扇沉重的大门像是钉死了般,纹丝不动。这座巍峨百年的都城,只是派了一些弓箭手,草草的齐射了几轮,就偃旗息鼓了,像是垂垂老矣的狮子,挥动着不再锋利的爪牙,驱赶年轻力壮的挑战者。但是,尽管如此,训练有素的穆如将士雄风仍在,还是击退了叛军,守住了这座城。


诸侯虽然失败了,但是却看出了守军悍勇外表下深深的疲惫。渐渐地,似乎是看出了守军的色厉内荏,这些小的诸侯王一开始只是三三两两的挑衅,到后来开始联合起来,攻打城池。城内的守军渐渐地变得疲惫不堪,战绩也从一开始的胜多负少变成了负多胜少。战争进行到半个月的时候,小的诸侯国全部联合起来,像是一群鬣狗联合起来撕咬着年老的雄狮一般,一次次的进攻天启,天启城已岌岌可危。

而在朝堂之上,往日那些直言劝谏的众臣都好似一夜之间被勤王大军吓破了胆,失掉了往日的直言面君的铮铮傲骨。为了保住自家的身家性命,在朝会之上,劝说陛下与诸侯割地求和,用的都是些为了百姓,为了天下这样冠冕堂皇的借口,但实际上,都是怕叛军攻入城内之后,搜刮他们的钱财。


听到这些无耻之言,刚刚从城防走下的虞心忌愤而直言,对着皇位上的牧云笙说道:“陛下,诸侯之目的不在于封地,也不在于钱财,而是在于天下。为今之计,只有死守,待到寒殿下率军自瀚州归来,天启之危自然可解。望陛下三思!”话音未落,官员们开始辩驳:“虞将军是怕勤王大军攻入之后,把持不了朝政吧。”


“够了!”坐上皇位上默默无言的牧云笙突然喝到:“朕不会将父皇的江山拱手让与他人,虞心忌,你准备一下,朕要御驾亲征!”说罢,不等朝臣有任何反应,便拂袖而去。


第二日,牧云笙未着甲胄,一袭白衣,手握一卷画册,缓步走上城楼。唯一能称得上是武器的,只有腰间往日牧云寒赠送的那柄木剑。看着他这样的形容,虞心忌蓦然心头火气,劝解到:“陛下,战场不是儿戏,您未着甲胄便上战场,实在是太过危险。你们还是先下城楼,让臣等守卫吧。”


牧云笙不发一语,站在城楼上,突然将手中的画卷一扬,森然铁甲便展现在众人面前,仿佛要破纸而出。将画卷挂在城墙上之后,牧云笙才开口:“虞心忌,向他们叫阵,命弓箭手准备,从旁辅助即可。”虞心忌领命而去,弓箭手弯弓搭箭,对准城下。远处烟尘阵阵,敌军如同海浪般席卷而来,就在虞心忌准备命士兵射箭的时候。牧云笙从袖口拿出一把古朴的小刀,用小刀在手心狠狠的一划。虞心忌来不及阻止,牧云笙已经将鲜血淋漓的手掌按在画卷的一端,温热的鲜血顺着画轴缓缓流下,在画面上带起一阵阵烟雾,画卷的表面像是沸腾的水,浓烟滚滚。突然,阵阵如同雷鸣般的马蹄声透过画卷响起,一队队身着玄甲,面覆黑色面具的铁骑破画而出,不发一语,像是死神一般,沉默的进攻,转瞬之间,战局陡转。几个时辰之后,就全歼了敌军。而他们像来时一样,化作一团黑雾,消散于天地之间。


城楼之上剩下的穆如将士皆下跪,泪流满面,嘶声大喊“穆如英魂犹在!穆如英魂犹在啊!”一时之间,天地变色,余下的诸侯都被此景震慑,退避三舍。而军队最多的靖王和邺王也随着余下的退居,不知是真的被震慑,还是另有后手。但无论如何,天启之危稍稍缓解。

 

 



评论(8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