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铜门里的蓝蘑菇

霜原沧海02

还是写的很少,终于两个人都写到了。
依然阅读预警:ooc严重,脑洞略大,狗血酸爽脑残文笔烂!
———以下是正文不知道这种格式好不好,欢迎大家提出意见和建议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自那日之后,君臣二人绝口不提穆如的事情,好似这样就能把心中的歉疚都排挤出去。 


虞心忌每日练兵,加强城门的护卫,将天启周边的军队全部调入城中,甚至守卫宫禁的御林军都被调入城防,护卫这座城池,希望能在牧云寒的大军返回之前守住天启。 


而令虞心忌不解甚至是有一丝不满的是,新皇牧云笙依然日日作画,似乎他并未将这这天启城的安危和大端的天下放在心里。 


“终究只是一个魅灵啊”站在城楼上的虞心忌心想。 


“待寒殿下归来,一定要拥立寒殿下为帝。如果那魅灵不让,那就去羽族找到尸麂针,将他的秘术封住,软禁在未平斋吧”下定决心的将军走下城楼,继续和那些大臣去扯皮,以期调用他们守院的家奴。 



但是虞心忌并不知,他以为在宫中悠游作画的牧云笙,画的并不是花鸟美人,而是一队队森然铁甲,铁甲纯黑,其中甚至透出一丝血色。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的气势,透过画卷,呼之欲出。他画的那样用力,似要将自己的灵魂都融在画作之中。 





与此同时,千里之外的焕海,浩瀚无垠的海面上,冰川耸立,巨大的冰块随意漂浮在海面之上,像摇摆不定的浮萍。而在这些冰川之间,一座大船缓缓驶过,船上坐着被流放的穆如一族。 


穆如寒江坐在船头,看着远处茫茫的大海,手里拿着送给苏语凝的那半截剑穗,心里想的,却是远在天启皇城的那抹白色的身影。


想自己离别时说的那些绝情的话是否会让他伤心,但是一想到穆如家上上下下几百条人命,都是因他而亡,都是牧云皇族的命令,心中的怨和恨就像是一根刺,深深的扎在心底,让自己无法再直视自己最好的兄弟。


“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,牧云笙!”寒江咬牙切齿的低喃道。 


“还在想苏姑娘么?”大哥的声音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穆如寒江。 


“苏姑娘是个好姑娘,你回到天启之后,一定要好好的对她,不要辜负与她,不然我绝不饶你。”穆如寒山走来,和寒江一起站立在船头说到。 


穆如寒江心底在想,如果大哥知道我现在在想的是牧云笙,估计想打醒我吧。 


“但我们真的能再次回到天启么?殇州苦寒,夸父高大残暴,我们真的能在冰原之上建起一座城池么?”穆如寒山望着远处的冰原,惆怅的说道。 


“一定会的,我一定会让穆如堂堂正正的踏上中州的土地!我也一定会让牧云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,我要将他们从王座上拉下,我要用牧云皇族的血,来祭奠所有穆如的英魂!” 


突然,远处一声夸父的咆哮,打断了兄弟二人的谈话。随着一阵震动,船慢慢的停了下来,殇州到了。

而对于二人而言,战斗才刚刚开始。
tbc

评论(9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