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铜门里的蓝蘑菇

霜原沧海01

  • 今天上午的脑洞,憋了一下午只写了一点点,写文真的好难。写的真的好烂,剧情乱,文笔差。

  • 私设很多,脑洞很大,ooc严重,请轻喷

  • 努力正剧风但似乎并没有正剧

  •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写成这样的顶锅盖跑

    ——我是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天启·皇宫

     大殿之上,昨日刚刚以铁腕手段弑君的虞心忌正跪在龙椅之下,向着空空如也的龙椅大声呼喊:“穆如一族为奸人所陷,弑君一事疑点颇多,事情并未查明,不该流放至殇州这等苦寒之地。臣请求陛下下诏,诏穆如返回天启,待到查明真相之后,再做定夺。”话未说完,孤松直便说:“虞将军既能弑君夺位,军国大事皆付你手,又何必如此惺惺作态,等陛下定夺。自己签了便是,正好迎穆如回天启之后,便拥立那穆如寒江为帝,岂不隧了你穆如的心意。”吏部侍郎接着又说:“反正你穆如俱是乱臣贼子!”听闻此话,立在殿内的众多穆如将士顿时怒不可遏,纷纷围上前来,手按剑柄,似乎只待虞心忌一声令下,就要将这出言不逊的大臣击杀。殿内的气氛陡然间紧张起来,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。

       只听得一声清雅的声音说道:“穆如一族确有冤屈,弑君之人乃是前皇后南枯明仪的婢女阿善,此乃我亲眼所见,朕准虞将军所奏。”众臣抬头,只见不着外裳的新皇正大步流星的走到龙椅前,坐定后说:“穆如铁骑何在!吏部侍郎构陷忠良,罚俸三月,禁足三日。日后再有谁在我面前提到穆如寒江弑君,定罚不饶。”语毕,不待吏部侍郎辩解,早已候在一旁的穆如将士便将他拖往殿外。

     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不待众臣反应,吏部侍郎的呼号声已经渐行渐远,殿内霎时安静下来。本已不抱希望的虞心忌僵立片刻,立马扣头谢恩,众多穆如将士也下跪山呼:“陛下英明。”新皇以雷霆之势镇住了以往在朝堂上随心所欲的众臣,众人也都跪下山呼万岁,但却各怀鬼胎,但迫于这位半人半魅皇帝的秘术,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 退朝后,众臣鱼贯而出,大殿之内只剩下牧云笙以及被留下的虞心忌。君臣沉默以对,突然,牧云笙的话打破了沉默:“虞将军在心里怨我不该诛杀寒江的家人。”话音一落,虞心忌立马下跪:“臣不敢。”好像没有看到下跪的虞心忌一般,牧云笙自王座上起身,慢慢的走下台阶,自顾自的说道:“我也怨恨我自己的软弱,如果我再强一点,就不会被奸人控制,也就不会在他人的控制之下签下那份诏书,寒江的家人也不会死,寒江也不会被流放了。我和他也不用到这样不死不休的结局。”说完不待虞心忌回答便再次说道:“虞将军快些备好快马,安排人手将诏书送达,再晚一些,他们就要过海了。”吩咐完之后,就离开了大殿,像来时那样,脚步很快,像是在逃脱一样。虞心忌望着新皇的背影,第一次在心底产生了对这位魅族皇子的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 但是命运就是如此残酷,几日之后,在庭中作画的牧云笙和守卫在一旁的虞心忌收到了送信士兵的消息。当那个士兵到达庭中时,浑身浴血,已是奄奄一息。等他说完天启周围已俱是勤王大军,天启已被包围,众人拼死也无法将消息送出之后,就气绝身亡。只留下眼中俱是惊痛的君臣相对无言,清风佛过,吹落了一地的花瓣,落英缤纷,纷纷扬扬的花瓣似乎预示着大端朝即将风雨飘摇的命运……


评论(4)

热度(22)